逍遥小散仙 第二集:孤岛春色 第十章 蕉亭销魂

    时间:2018-08-09 夜空澄碧,月色如水,几缕淡淡的云絮静静地飘浮在天边,令人无端生出一种寂寥之感。
      崔小玄趴伏在亭沿的石栏杆上,怔怔地盯着对岸的密林,在模糊的阴暗里,彷彿隐藏着无数凶残与邪恶的眼睛,正冷冷地注视着这边。
      他终于忍不住开口:「怎么回事,它们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进攻?」
      「不知道。」
      飞萝斜倚着围栏,脸偎着一边粉肩,慵懒可人地半卧在石椅上。
      「它们究竟在等什么呢……啊!敢情那些妖秽害怕这个小岛?」
      小玄突想起在大殿中感受到的莫名敬畏。
      飞萝回答依旧:「不知道。」
      「师叔……」
      小玄对她的态度感到十分不满。
      飞萝昨夜未睡,今儿几乎又忙了一天,黛目如丝地瞇着,声音细弱无力:「安心养养神吧,妖气越来越重了,它们一定会来的。」
      小玄烦躁地坐下,交臂抱怀,百无聊赖地东张西望。
      亭子周围堆青叠翠,其中一面最是繁茂,浓绿的芭蕉叶毫无章法地生长着,几乎挡住了位于楼南的整条石廊。
      「水若就在那边呢……」
      小玄想了想,便道:「师叔,这边的芭蕉太多了,挡住视线哩,要不我弄掉一些?」
      亭子里静悄悄地无人答应,小玄转头瞧去,见飞萝玉躯斜倾面伏于臂,原来已倚栏睡去了。
      皎洁的月光流泻入亭,如一条薄薄的银纱披洒在她身上,耀得肌肤如乳似酪,通体泛着一层如梦似幻的玉色光晕,令人疑是太真凌波广寒归来。
      小玄呆了呆,旋忆起那夜枕在自己腿上小睡的水若来,进而想到另一夜的荒唐与销魂,不禁一阵口乾舌燥。
      「师叔的睡姿较水若又有别样风情啊……」
      隔了好一会,他突然猛甩了下头,硬生生将注意力扭开,跑出亭外,发洩似地用力去折拗那些遮挡住南面石廊的芭蕉枝叶。
      半炷香后,小玄回到亭内,犹不敢去瞧飞萝一眼,遂将如意囊里的东西搬出来整理,摆布半天,发现自己只收集:到了两副血骷髅的骸骨,心下老大不满:「碰见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妖怪,却只有这么一点点收穫……」
      继而盘算:「倘若那些不知好歹的骷髅真的杀来,这回可得记住收集:多多的!」
      「小妖们,到时休怪本圣爷辣手无情啦!」
      他自得其乐地狞笑一声,把两副骸骨收回囊内,不意指尖碰触到一个光滑东西,心中一动,忙将那物取出,却是玉桃娘娘赠送的青瓷瓶儿,瓶中插着一枝茎身剔透娇嫩如粉的独蕾桃儿。
      「里边有个很好看的女孩儿啊……」
      小玄正感无聊,当即就想召出夭夭来:「唤她出来,或可陪我说说话儿哩,哦,她还不太会说话呢……那我就教她说吧,这也有趣得紧吶。」
      方要念动召唤禁咒,眼角闪掠见旁边的飞萝,遂又犹豫起来:「夭夭毕竟是精怪,倘若给师叔瞧见,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哩……」
      想了半天,终究不敢,于是将瓶儿放在亭心的石桌上,俯到桃枝边悄声道:「我师叔在哩,你就不要出来了,只在这里透透气吧。」
      他不过是随口说说,却见枝首的桃蕾微微一颤,竟似在点头答应。
      小玄心中喜讶:「难道不召唤出来,她也听得见我说话?」
      当下趴伏桌上,对着瓶子小声道:「敢情这样你也听得见,那我就教你说话好不好?嗯,就先教你怎么跟人打招呼吧……」
      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许久,毕竟无人答应,渐渐觉得无趣,而对岸始终没有丝毫动静,心中再度焦灼起来,按不住起身踱步,路过飞萝旁边,目光登又溜到了她的身上去。
      「师叔的身材可真奇怪呢,跟水若她们大不相同啊,只有腰部差不多哩……」
      小玄平时看多了几个师姐,不知不觉对比起来。
      飞萝的腰肢虽然同样纤细,但柔美的线条上下延去,却在两头突然惊心动魄地膨胀,分而勾勒出饱满如瓜的胸廓与浑圆耸翘的臀部。
      这时恰有一缕夜风入亭,吹拂得美人薄裳飘飘翻动,数处令人心跳的地方乍闪即逝。
      小玄使劲吞了吞口水,目光如铁遇磁般给紧紧吸住,此际夜深露浓凉意侵人,但他却感到週身发热。
      「真是的,居然就这么睡着了,不知她冷不冷呢?」
      小玄咕哝着脱下外袍,蹑足走了过去,正要给飞萝盖上,忽见她螓首一歪,脸从臂上滑落,赶忙拦手接扶住,帮她缓缓放平身子,将袍轻轻盖上,刚要覆及酥胸,倏地撑目结舌,僵住了手。
      原来石椅倚栏环成一圈,且又狭窄,飞萝的娇躯只能随之弯曲,一时凹凸毕现,滚圆挺硕的美乳把鬆软的胸襟高高撑起,半掀的领口将内里春光洩露在男儿眼中。
      小玄几乎忘记了呼吸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美人绣襟之内,只见两座腴润如膏白腻若雪的乳峰娇耸着,美肉从紧紧扎束的细带上下挤溢出来,散发着无比撩人的弹力。
      仍是那条艳丽的紫绫束胸,但以这个角度,比白天的惊鸿一瞥更加要命,因为那峰顶的两点凸突虽给裹住,可旁边那两环迷人的粉晕却隐约可见,小玄拚命睁大眼睛,似给那嫩如蚕膜的嫣红勾去了魂魄。
      「呜……」
      他心底呻吟着,突然涌起一股无可遏制的慾望:「不知那束带之内又是怎样的?」
      小玄如中魔魇般慢慢俯下头去,面庞几乎贴到了美人的绵腹,但那条紫绫束胸缠缚得极紧,始终可恨地裹藏着峰顶那两颗诱人的神秘东西。
      「看不见啊……天吶……真要命……弄……弄开……偷偷……偷偷瞧一下?」
      这念头方闪,他立给自己吓得半死,心中哀鸣道:「师叔你快醒来吧,要不……要不我就……就完蛋啦!」
      但美人依旧酣然甜睡,那条给撕去袖子的藕臂随意而优美地垂着,无知无觉地继续诱惑着跟前的男儿。
      「偷偷瞧一下就好……不……不行!万一给发现,那就完了……不过……师叔对我好像挺不错啊,就是发觉,该不会……不会宰了我吧……就……就一下……」
      他心中狂跳,只挣扎了片刻,理智就彻底给慾望制服了。
      小玄满头是汗,作贼般伸出手去,哆嗦了又哆嗦,指尖终于巍巍颤颤地搭住了美人的细细束胸,他深深地吸了口气,然后轻轻一勾,剎那间雪腻晃耀,一对绝美硕乳弹跃而出,两颗无比迷人的紫葡萄终于清清晰晰地映入眼内。
      「天……太……太美了……太不像话了……」
      小玄的鼻血差点一标而出,忽听一声低呼,抬头望去,便瞧见了已睁开眼睛的飞萝,登时魂飞魄散。
      飞萝双颧俱晕,并没任何动作,只咬着朱唇盯着跟前的男儿。
    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
      小玄半天说不出话,猛然想起了自己的爪子,急忙收手,不想指尖搭着紧缚的束胸,立把美人扯带了过来。
      飞萝「嘤」地一声,软软地扑在他身上,伴随而至的是醉人心魄的缕缕幽香。
      「天吶,我在做什么!」
      小玄只觉满怀软腻温香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      「小坏蛋!」
      美人似嗔非嗔,推着他的胸膛支起娇躯,脸上染着惊心动魄的羞与媚,眸中儘是盈盈水波。
      小玄万料不到她竟是这种神态,一时魂销魄融。
      飞萝仍盯着他,手指勾住给扯到乳廓之下的束胸,慢慢往上拉起,细细的紫绫勒入雪乳,彼此映衬,分外艳亵。
      小玄心中彷彿「轰」地炸开,只觉她那动作美不可言诱惑万分,蓦地朝前扑去,将美人紧紧压在栏杆上,双手乱寻乱窜,捋得满掌肥滑软腻。
      飞萝娇吟一声,美目瞇了起来,两手似推非推似拒非拒。
      小玄剧喘着,火热的双手一齐攀上了彷彿灌饱了浓稠酪浆的奶子,颤抖地揉捏捂搦,转瞬间掌心就麻了。
      「小淫贼!」
      飞萝娇躯挣扭,似嗔若骂地又吐了一句,却如火上浇油,惹得男儿愈加癡迷狂乱。
      小玄只感滑不留手,只好更加用力,指掌不住捏拿收放,贪婪放肆地领略着酥乳的惊人弹性。
      「喔……小……小淫贼你竟……竟敢调戏师叔……」
      飞萝朱唇张启,娇颤着呼出甜烫的气息,从紫霓勒子垂落的水滴紫玉在额前晃蕩个不住。
      又是一句小淫贼,既然她口口声声这么叫,那还有什么好顾忌的!加之小玄下午在水潭亵戏小婉,早就惹得满身慾火,此刻索性豁了出去,竟然动手去剥她衣裳,一把扒下了她外边的罗衫。
      「不怕我……我告你师父去?」
      飞萝喘息道,似乎害怕给挤下狭窄的石椅,一双酥润藕臂勾住了男儿的脖子。
      小玄又掀开了她里边的银菱雪底中衣,一脸蛮横。
      「这神情……怎么好像……好像……」
      飞萝怔然瞧着男儿,芳心倏地一悸,身子阵阵发酥。
      小玄不由分说地继续侵犯,将罗衫中衣一齐捋至丝带犹束的腰畔,玉人的上半娇躯已几乎赤裸,雪晃晃地令人目眩。
      他百脉如沸,只瞧了两眼,便已无法把持,复而扑身迫上,竟捧起飞萝的双乳烈如炽焰地吻咂起来……
      「唔……」
      飞萝浑身发软,心中惊疑不定:「不但长得像,神情像,竟连这……这样儿也像……呜……怎会有如此多的巧合?」
      小玄时左时右,轮流在两座雪堆般的酥乳上吸含咂吮,舌头犹在口中放肆地挑舔逗弄,将两颗诱人的紫葡萄撩惹得勃然尖起,偶尔一露,便可瞧见其上的闪亮水光。
      飞萝迷迷糊糊垂脸,睨见胸前情形,蓦地春情暴发,娇躯紧紧地贴向男儿,一只玉手从底下摸去,哆嗦着去拉扯小玄的腰带,忙乱中一时鬆解不开。
      小玄觉察,急忙用手帮她去解腰带,不禁销魂万分:「师叔竟亦跟我胡闹哩……」
      忽感一条嫩臂贴着肚皮滑入衣内,接着裆中骤暖,一只滑腻软绵的柔荑搭上了自己早已勃如铁石的肉棒。
      他闷哼一声,越发炽烈地咂吮口中的樱桃。
      「这么大……」
      飞萝心头一震,更加迷乱,玉手拿握着肉棒,轻轻柔柔地捋套起来。
      小玄激荡欲狂,竟用牙齿对着女人的奶头轻轻啃啮。
      「嗳呀!唔……唔……啊……」
      飞萝乍然失声,此后娇啼不住。
      「师叔好像喜欢这样哩……」
      小玄昏昏思道,当下发挥他的聪明才智,花样百出。
      飞萝难奈地挣扭着,在男儿裆里的柔荑情不自禁地用力收束,却始终合不拢五指,只好以软嫩的虎口环勒肉棒的冠沟,报复似地愈套愈快。
      「师叔……」
      小玄仿若哀嚎,脸上却是一副欲仙欲死的表情。
      「嗯?」
      飞萝抬头瞧他,眉梢眼角俱是媚色,嘴角勾起一丝得意地微笑,底下的玉手变本加厉,竟不时用指尖去揉按肉棒顶端的竖眼。
      「师叔!我……我要……要……」
      小玄声音陡然拔高,两手用力地捏握美人粉肩,呼吸越来越急促。
      飞萝以为他想要自己,晕透的娇靥儘是春情,朱唇贴到其耳边,细喘着腻声道:「敢就来哟。」
      谁知话音方落,猛感箍住的巨棒突突怒跳,接着一滴滴发烫的浆汁劲射在手上,她微微一愕,即已明白,忙把玉手捋得飞快,食指搭住龟颈的繫带,有节奏地一下下刁刁揉压。
      小玄失声闷哼,猛一把将美人搂住,死死地按在胸前。
      飞萝小鸟依人地迎前贴偎,从他怀里仰脸凝视,底下的玉手依旧套动不停,只是渐渐减缓了速度。
      小玄剧抖个不住,昏昏沉沉地乜着她那妩媚绝伦的丽颜,只射得筋麻骨软。
      终于风止雨住,飞萝从男儿的裤裆里抽出手来,放到面前一瞧,只见白丝缠绕狼籍不堪,顽心忽起,笑嘻嘻地张开五指,拉出道道长丝,细而不断,显然浓稠之极。
      通体舒泰的小玄鬆弛下来,无比感激地望着她,只觉这一刻亲密无间。
      「这么快……」
      飞萝小小声地咕哝,美目乜了男儿一眼,忽然吃吃娇笑。
      劲头过去,小玄心底开始发虚,慌慌问道:「什么快?」
      「没什么。」
      飞萝摇摇头,贝齿咬住了笑,娇躯从他怀里溜出,不知从哪摸出一条碎花紫底汗巾,仔细擦拭指掌。
      「明明在笑我呢,怎么却说没有?」
      小玄暗自纳闷,一脸惶惑。
      飞萝睨睨他的表情,「噗哧」一声又笑了出来,而且这次笑得更欢。
      小玄见她笑得花枝乱颠,妩媚中透出一股无法形容的妖娆,不禁心迷神摇,胆子立又壮了起来,倏地朝前扑去,再度把美人压在栏杆上,喝道:「到底在笑什么?」
      「没有啊,没有。」
      飞萝嘴里虽说没有,但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      小玄眼珠子一转,两手突然往下窜去,捏拿住了美人的腰肢……这可是他在山上之时,对水若与小婉百战百胜的撒手镧。
      「啊唷!你……你还敢……还敢折腾人……」
      飞萝如遭电殛般挣扎起来,高耸的雪峰晃蕩出一波波勾魂夺魄的迷人乳浪。
      「到底招不招?」
      小玄继续呵她,趁机一饱眼福。
      「停……停!招啦招啦!招了呀!」
      飞萝浑身绷凝,酸痒得差点涌出泪儿来。
      「快说!」
      小玄略略鬆手,瞧着她那娇怯模样,心中不禁一蕩:「这么厉害的师叔,此刻竟是这个样子……」
      「有人外面凶巴巴的,不料里边却是个……是个银样镴枪头!」
      飞萝喘着气儿道,忍不住又咯咯地笑了出来。
      「银样蜡枪头?」
      小玄苦思冥想,忽然有所领悟,俊颜倏地涨赤:「难道那……那个太快是件丢脸的事情吗?」
      蓦尔老羞成怒,逼住美人,再次放肆起来。
      「啊,你……你赖皮……人家不是说了吗……」
      飞萝又开始挣扭。
      小玄上下其手,四处出击,蛮横道:「你敢笑话我!」
      「明明就这样嘛,我……我有乱说么?」
      一说到这个,飞萝就笑得厉害。
      小玄脸上更挂不住,倏一掌插入她的腰里,闯入了亵裤之内,飞掠过一片柔软燕草,揉到了一团馒头似的丰腴凸物。
      飞萝娇躯一震,下体往后缩去。
      小玄岂容她逃,继续往下追击,指尖突然窜入一道娇嫩沟缝。
      「啊……」
      飞萝失声娇哼,居然止住了笑,如藕双臂抱住了他的脖子。
      这一下出乎意料,小玄心头剧跳,彷彿发现了世处桃源,环臂紧箍美人柳腰,凝神静气寻幽探秘,指尖触着块块嫩如凝脂的润滑软物,暖乎乎黏糊糊的,转瞬就染湿了几根手指。
      飞萝娇喘细细满面酡红,醉虾般地收着腹儿,无力地趴伏在他肩膀上。
      小玄既销魂又得意,手指不住轻拨细探,忽然从凝脂堆里揉出一粒花生米大小的圆圆肉儿来,虽亦娇嫩,但却软中带硬,蠕来滑去妙趣横生。
      「唔……唔呜……」
      飞萝娇娇低哼,柔荑恣意地揉抚着男儿秀挺的躯体,先前突然中断的情慾仿如炉膛内蕴蓄着暗火的炙碳,稍经一拨就腾窜而起,熊熊复燃。
      小玄忽感美人两腿夹紧,指掌已给一注稠汁淋得热腻黏滑,想起上回欺负水若之时,好像也有这样的情形,心中似明非明兴奋异常。
      飞萝按捺不住,玉手悄悄往小玄底下一探,捞着不时何时又再勃起的肉棒,不禁惊喜交集:,遂松臂放开他脖子,逕自往后仰去,斜靠在栏杆上,两腿撩人地微微分开,眸中水汪汪的满是期盼。
      孰料小玄不解风情,一眼瞥见她那绝伦美乳,便又探手戏耍,玩得心野,竟然凑身过去,握茎牴触,果然美妙绝伦。
      飞萝通体如焚,却又不好开口,只好如嗔似怨地盯着他,任由那令人心跳的巨硕肉棒在乳峰上恣意荒唐。
      小玄擎着怒杵,初时只在美人的雪乳上轻佻细点,但很快就难以自已,或搠或挫、或揉或鞭百般放肆。
      他兴动欲狂,猛一下用力过头,突然滑入了两乳之间,棒底隔着幼嫩的肌肤犁在美人的胸骨之上,但觉软里透硬,痛快异常,爽得龇牙咧嘴直吸气儿。
      飞萝「嘤」地轻啼,忙以手自扶双乳,从两边夹裹住了男儿的火烫肉棒。
      小玄美得浑身轻抖,忍不住就在深深的乳沟内抽送起来,通红油亮的棒头在雪堆似的肥乳中间时没时现,将峰顶那两颗勃翘的晶莹葡萄扯带得打圈晃蕩。
      飞萝苦忍着难耐的饥渴,娇捧玉乳勉力相承,心里只盼身上的小淫贼快快玩腻自己的这个地方。
      小玄愈抽愈疾,在乳峰中间穿梭如飞,硬如铁铸的肉杵感受着两边的肥美滑嫩,领略着底部的嶙峋骨感,忽然间又生出一丝射意。
      飞萝身上出了一层细细香汗,此际给粘满白浆的肉棒反覆搅拌,两只腴乳已变得油光发亮润如蜜浸,黏乎乎滑腻腻的无比可人,而那峰顶的两颗紫葡萄则给衬得越发娇艳欲滴。
      小玄忽然乜见她右乳奶头下方的雪肤里透出一丝淡青脉儿,若隐若现如蚓蜿蜒,心头遽尔销魂,精意急剧翻腾,底下的肉棒彷彿又暴涨了一围,青筋怒浮如龙盘柱。
      飞萝瞧得面烧心跳,终于忍不住开口:「好……好烫……还……还没玩够么……」
      但小玄依旧埋头驰骋,射意迅速清晰,杀气腾腾的巨杵在谷壑中进进出出,去到尽时,朝天怒翘的棒头几乎顶着美人的雪莹下巴,淫靡得令人迷醉。
      「你……你那晚怎……怎样欺负水若的……」
      飞萝只恨得牙齿痒痒,无奈之下只好加以「谆谆善诱」「嗯?」
      小玄爽得头昏脑胀,犹未领会美人的意思。
      「坏蛋!已经很……很硬了……」
      飞萝丽颜如火地娇嗔,眸中满是渴求与企盼,乏力的双手几乎再捧扶不住自己的硕乳。
      「呜嗡」突然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浩长怪音蕩空传来,震得整座亭子一阵发颤,正是那夜在古兵营外听过的声音。
      「啊?它们要进攻了!」
      小玄吃了一惊,抬头望去,猛见右侧湖面耸立着个无比巨大的模糊黑影,正一步一晃地涉水而来。
      飞萝迷迷糊糊地急摆螓首,声颤如泣道:「不要管!你快……快……要我……」
      这时夜空骤然一亮,数十道碧幽幽的诡异焰芒齐掠而起,映出了那模糊身影的骇人面目,原来竟是一座巨如高塔的骷髅,两只眼眶内各立着三名手持法器的骷髅术士,身上还攀满了密密麻麻形形色色的骷髅战士,俱着重盔厚甲,个个狰狞欲噬蓄势待扑。
      「这……这是什么?」
      小玄瞠目结舌,他早已箭在弦上呼之欲出,心神剧震之下,阳精蓦如大江决堤,一泻千里。
      飞萝猝不及防,立给射得一塌糊涂,除了酥胸,面上髮梢皆无倖免。
      「怎么又……又……」
      美人愕然僵住,挂满白浆的脸上透出艳丽绝伦的晕红,水波盈盈的眸中儘是嗔意,媚得惊心动魄。
      小玄狼狈万分,只握住巨茎死死地抵着一团雪乳激射,怒涨的棒头几乎完全陷入了肥美的嫩肉之中,只能看见一丝丝白花花的稠浆从塞住的缝隙里挤迸出来,很快就漫过了窝陷部位,顺着已给压揉得变了形的乳廓蜿蜒淌下。
      这时,如同高塔的巨型骷髅已经到达了小岛岸沿,曲膝一蹦,轻而易举就跃上了高逾四丈的檯面,登时爆出惊天巨响,足落之处,地裂石碎,震得整座小岛微微一颤。
      几于同时,攀附其上的近百个骷髅纷纷跳下,挥舞着各式兵刃,嘶吼着疯狂扑向岛心的阁楼。

      第二集:完)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精液黄色_18色图_欧美色妇_欧美女子色情格斗番号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