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三卷:第八章 黯然决裂

    时间:2018-02-06 事出突然,我们所能做的其实不多,这件从天而降的丑闻,也同时打乱了我的步调,伊斯塔和索蓝西亚的首领都不是简单角色,出了这样的事,他们落井下石,对我们绝对不利。
      或许可以把事情推到黑龙会头上,问题是,之前连串的阴谋、破坏事件,全都已经赖在黑龙会的头上,「狼来了」这句话,一旦喊得多了,人们就会从恐惧震惊中清醒,转为狐疑,这次我们想要再把群众目光转移,效果实在不是很好。
      再者,我心里也是非常混乱,一下想着那张纸上所写的内容,一下脑中又回想到昨天所窥见,月樱与冷翎兰对话的画面,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月樱。
      由于今早的事件,当我们到达驿馆时,外头已经有一堆闲杂人等挤闹不堪,有贵族、有官员,还有报社记者,连人带马车,吵闹的情形快要演变成械斗了。
      我和茅延安因为身份特殊,可以让卫兵开门让我们进去,当然这又引起了人群一阵鼓噪。
      在驿馆中,我们没有见到处理公务中的莱恩,就连月樱也见不到。金雀花联邦的侍女们,说是受了大总统的命令,隔绝一切外客,包括我在内。看来,莱恩是认真隔绝月樱与外的接触,连我这个与他同圈子的「基佬」都信不过了。
      不过,我们反倒是遇上了心灯居士,茅延安与他谈了几句后,我突然心中一动,上前问话。
      「心灯大人,我有个问题想问。传闻中,有些人与恶魔签订契约,这些受到召唤而来的恶魔,法力有多大?」
      心灯居士露出讶异神色,不明白我为何有此一问,茅延安则是眼放异彩,说我是怀疑伊斯塔人驱使魔物,来散布今天早上的丑闻;心灯居士闻言释然,点头说如果是有智慧、有法力的召唤恶魔,确实有办法独力作到这种事,不过,这种高等恶魔非常难以驾驭,如果不是侥倖得到特殊的契约神器,那么就必须是很高明的魔法师,假如此事背后有伊斯塔的影子,那么肯定是很高位阶的人士。
      这句话解了我心头的疑惑,熊熊怒火再次涌上心头,我往桌上重重一拍,藉口放尿,先行离开了。
      甩下那两个老男人,独自溜到后头去,目的非常简单,就是想用我手上这枚银戒指,把菲妮克丝给召唤出来。
      不过,当我来到后头花圃的池塘畔,确认四下无人后,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妥,单单凭我一个人,有什么本事与资格找那女恶魔算帐?心灯居士也说了,这类高等恶魔的法力高强,生性狡诈,我不先準备好一票高手埋伏围殴,居然想自己找她算帐,这会不会太有勇无谋了?
      但是没等我做出决定,后头传来轻轻的一声「咦」,就让我像触电一样,急忙转过头去,便看到了应该「染病不见外客」的月樱,正披着白狐皮织的轻裘,独自坐在小桥边沉思。
      「小弟,你怎么来了……」
      乍见到我,月樱面上露出喜色,轻提起罗裙,小跑步地奔过来,声音中满是关怀之情,但见到我脸色古怪,登时停下了动作,站在两尺外,静静地看着我。
      在这之前,我一直要自己可以冷静应对,但实际见了面,如潮水般袭来的黑暗心情,才让我知道自己不能理智下来。我喉咙干得发疼,一时间竟不知道可以说什么,便从怀里拿出一张今早留着当证据的传单,抛了出去,缓缓飘坠在月樱身前。
      月樱弯腰拾了起来,细细读着上头的文字,表情由起初的讶异,迅速变为一片平静,最后,她低声说道:「……我没有看到这篇东西,回休楚他们大概收起来销毁了,还帮我取消了今天的所有行程,劝我别外出……我不知道原来是因为这样……」
      「你一句没看到,事情就可以当作没发生过吗?还不只是这样呢,昨天我听到你和你妹妹的谈话,莱恩想要干什么,你等和约完成后要干什么,我全都知道了!」
      话说出口,连我自己都很讶异,为何出口的声音这么狂暴、愤怒,但一句话说出,淤积在胸口的情绪就像洪流一般疯狂宣洩。
      「你骗我!从你回到阿里布达的那天开始,你就在骗所有的人!」
      其实,我不想这么说……真的不想这么说……
      「我不懂,你怎么能装得那么好?让所有人都把你当作圣女一样崇拜,作梦都想不到你在金雀花联邦做过的事!还骗我为你卖命做事!」
      真正想说的……应该只有一句问话吧。即使传单上写得再逼真,我还是试着想要相信……想要相信月樱姐姐是清白的,还是像十二年前离开萨拉时一样,身心冰清玉洁,一如天上明月……
      「为什么你一句话都不说?你办那些宴会做什么?以百里雄狮今时今日的声势,还用得着靠出卖女人来交换政治利益吗?我从来都没有想过,我的月樱姐姐会变成这个样子!骯髒死了!」
      所以……所以……所以姐姐你快点回答啊!快点回答我的问题!告诉我这一切都只是别人的阴谋,就算是开玩笑都好,不要……在那里什么都不说,不、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……不要背叛我……
      「你……要我告诉你什么呢?像以前你每次惊醒一样,告诉你这只是一场恶梦,醒来就会不见了?还是告诉你……你所担心的事,只是一桩阴谋的恶意污蔑,那篇传单上说的都是子虚乌有?」
      即使正面承受那么严厉的指控,月樱的仪态仍是那么淡淡雅雅,似清风明月般的踱步到我面前,恬静微笑一如往常,也只有当她伸手轻抚我额头与脸颊时,我才从掌心的冰冷与颤动,明白她同样鼓蕩激烈的心情。
      「我是可以那样告诉你,就像以前照顾做恶梦的你一样,让你安心……可是,约翰……姐姐累了,没有办法再哄你入睡了,更重要的是……我们都已经长大,很多事……不可以一直活在谎言与童话里,应该要自己做决定了。」
      月樱的声音,就像她的掌心一样,开始剧烈颤抖着。她并没有喝酒,可是激荡的心情,却已经开始突破她盘石般坚强的自制,反应在那渐渐湿润的美丽眼眶里。
      「我…没有想过要骗你。记得吗?我告诉过你很多次,我不是女神,自始至终,我都没有想过要扮成圣女,也没有要人把我当成圣女……对你的伤害,我很抱歉,可是……那些让你伤心的事,全都是真的!」
      触摸我面颊的手掌,熟悉的方式便一如十二年前,大姐姐般的她喜欢把我抱在膝上摸头,然而,这亲暱的动作,并没有办法弥补我们之间出现的鸿沟,当她再次亲口承认,多年来深植于我心中的圣影剎那破灭,整个意识悠悠蕩蕩,不知方向。
      也许,明月是真的需要黑暗衬托,才显得出美丽光华;可是,姐姐……你背后的黑暗太深、也实在太广了……
      「谢谢你,约翰,谢谢你曾经这么喜爱过月樱公主,让她一直乾净地活在你心里……我曾经努力地期盼她能幸福,可是……」
      耳朵仍然在嗡嗡作响,月樱的声音虽然近在咫尺,却显得有些模糊,不过,当目睹那串晶莹的泪珠从面颊上滑下,我身体蓦地一震,从麻木中清醒过来。
      「别了,小弟,这半个月我做了一场很好的梦……以后,你自己保重。」
      在月樱放下手掌,与我错身而过时,我依稀听见一声哽咽哭音,可是当我回身想要确认时,却只看见月樱快步走向驿馆中楼的身影。
      那个背影,看来是这么样的柔弱,却又那么地决绝,我知道这次月樱是真的被伤害到了。只是,我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追上前去,温柔地安慰她的痛楚,因为如果说月樱被伤害了,我又何尝不是?要我在这时候忘记痛楚,放宽心胸地去劝解她,我真的做不到。
      只是,看着月樱的背影消失在门扉之后,我突然有一种感觉,就是这一切似曾相识,只不过眼前景象彷彿随着时光倒流而改变,换成一座更大更壮观的城门,长长一串的车马队伍,一个被尘土染得髒兮兮的男孩,在欢欣鼓舞的人群中,显得格外落寞,紧紧握着无力作些什么的拳头……
      我记不太得自己是怎么离开驿馆的,只是依稀感觉到,自己浑浑噩噩地走出去,上了马车。
      茅延安也跟着上来了,好像对我说了些什么,感觉上不是很好听的话,所以我一拳打在他脸上,把他连人带墨镜一起打下车去。也许他是真心为我着想,想要让我出气一下吧,那就稍微说声感谢,他的牺牲并不是没有意义。
      回到了爵府,我没精打采的吩咐福伯,谢绝一切外客,对外称病,反正我什么人都不想见。
      走起路来飘飘蕩蕩,像是一抹落魄的游魂,就连原本趴在地上睡觉的紫罗兰,见到我这样,都主动闪到一边去,任我通过,然后从背后轻咆哮了两声。
      真可笑,就算我再怎么失意,也不需要这头总是与我呕气的畜生来同情看笑话。我现在只想尽快回房,进入一段深沉的睡眠,把今天所发生的种种不愉快,全都给忘记,回到那天夜里,月樱仍在这房间里与我欢好缠绵的甜蜜时刻。
      不过,在我正要回房的时候,突然听见几个老东西在讨论说,雪小姐净身沐浴了好一阵子,都还没有出来,会不会晕倒在里头?还要猜拳决定让谁去看看。
      就算我再疲惫,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。当下便出言斥训,把这个任务承担下来,独自去到阿雪专用的浴室,那是为了让她使用便利,专门为她搭建的独栋草芦。
      草芦内传来水声,听来不像是有人晕倒,我本想掉头离开,但为了小心起见,还是走到草芦门口,偷偷打开门缝窥看。
      从门缝里看进去,发现接引出来的地下水潺流着,阿雪却并没有在沖洗,而是半裸着雪白娇躯,背转过身,不知道在做什么。
      (这个笨女人又在搞什么?咦?这个「滋滋滋」的声音又是什么?)
      心里好奇,我把门缝撑大了一丝,看得清楚了些,登时一颗心止不住地狂跳。这幕情景我不是第一次看到,但每次看到,都还是克制不住地为之激动。
      阿雪并没有在洗澡,相反地,她两手捧着硕大浑圆的雪乳,正轻轻地挤着自己的奶水。由于她每次运使黑魔法之后,就会分泌奶水的特异体质,昨晚我与她欢好时已经特别吮过,但或许是因为昨夜激战,运使魔法次数过多的关係,乳房一直到今天都还有奶水。
      不管是哪一次,窥看阿雪的高耸豪乳,都带给我极大的享受,浑圆饱满、却傲然坚挺的乳瓜,是上天赐给男性的恩物;肌肤细嫩,却不见血管,一对荔枝般的嫩红奶头,间歇性地涌出乳白色液体,让人回想起将之含在口中的香甜味道。
      真不愧是慈航静殿中的第一巨乳娘,奶子大的结果,充盈的奶水量实在很惊人,挤了好一阵子,丝毫不见有停下来的样子。看雪白奶水争先恐后地从乳尖的孔洞中射出,换做是平常,我早就扑上去了,但现在却没有这样的心情,只是静静地不动,欣赏着这一幕难得艳色,在其中感觉到一股暖人心房的温馨。
      又过了一会,可能是挤得差不多了,阿雪终于长长地喘了口气,像是鬆懈,却又像满是春情的呻吟,然后便开始接水沖洗香躯,两条玉臂环抱着身体,来回搓着、擦着,任那晶莹的水珠流过胸口浑圆,染成浓浊。
      即使心绪不佳,我仍然给这一幕看得出了神,不自觉地碰到了门板,发出了声音,才刚刚掉头要走,后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奔来,一具温暖的女性胴体,无声地贴靠在我背后,双臂环抱住我胸膛,传来温暖……与高速撞击的重量。
      两团沉甸甸的丰满乳肉,冲击力道也是非同小可,我名符其实地仆街在地,虽然疼痛,但听见阿雪银铃似的欢乐笑声,毫不掩饰地表达情感,我突然觉得这样子和她在一起真好。
      这不是一个适合欢好的时机,但我却很想在这里需索阿雪丰满动人的胴体,没想到我才一说,这个美丽的小狐女竟大胆地挺胸,表现出一副「难道我怕了你吗」的撩拨姿态。
      美肉自动送到嘴边,不吃下去实在不好意思,我索性抱起阿雪,就近进了她的房间,也不管她身上还湿淋淋的,就往床上打横放好。
      我把手按放在阿雪的小腹,往上一移,摸着摸着,感觉十分柔软,已是她浑圆巨乳的边缘,稍稍一搓,就像弹奏某种乐器似的,连声娇吟从小狐女的口中出。
      「死丫头,还装什么东西?下头明明都已经湿成这样了。」
      我笑着从阿雪的下身抽出手来,暖茸茸的白狐毛中,早已被蜜浆沾得湿溽,无须什么前戏,刚刚排空奶水的阿雪,就好像是正值发情时期的母兽,即使没有我的挑逗,丰满躯体内早就满是情慾。
      「师父你总爱在这种时候笑人家……」
      「呵,你不愿意让我笑你吗?有男人宠的女人,才是幸福的女人啊。」
      努力抛去脑中的杂念,我双手攀上她胸前高耸的雪峰,把那两团又软又白的乳馒头推上又推下,捏扁又挤压,乐而不疲。
      或许是因为之前在浴室时间不够,奶水挤得并不彻底,又或许是受到爱抚刺激,情慾煎熬的结果,荔枝般嫩红的乳头上,竟又开始分泌出奶水。
      「真行啊,当初我收你入门的时候,收的明明是小狐狸啊,没想过会收到一头小乳牛的。」
      「嘻嘻,师父比较喜欢狐狸还是乳牛?」
      满是娇嗔的语气,我望了一下阿雪的眼神,春情蕩漾中充满了期待。这个笨女人真是越来越懂得引诱我了,不但大胆回话,还用她毛茸茸的狐狸尾巴,有一下没一下地扫着我的大腿。
      「喜欢你平常的时候像狐狸一样聪明,不过在这种时候,奶子大一些的动物,当然比较佔便宜。」
      我笑着把嘴凑乳头附近,开始小心地舔着,慢慢将她红嫩的荔枝含入口中,使劲一吮,最前面几口的味道稍稍带腥,但到了后来就满是香甜馥郁,像是某种天上琼浆,入口后温莹着整个身心。
      心中的饥渴得到纾解,但积蓄在肉体深处的慾望却快要爆发,我抬起头来,舔一舔嘴,一下便分开她麻软不堪的双腿,猛一挺腰,整条火辣辣的肉杵,连根破入紧窄的稚嫩肛菊,一进去就结结实实连捣好几十下,小腹与她两腿间浓密的茸茸狐毛相摩擦,肉与肉撞得啪啪作响。
      我托着那对白嫩、温软的大乳瓜,阿雪的玉臀随即收紧,像是催促一样,让我一下一下套动。
      「嗯……师父……阿雪的胸口……还是涨涨的呢……」
      「还说呢,我真的养一头母牛算了。」
      轻舐阿雪的耳珠,逗得她痒痒发笑,我索性深深趴在她的饱满胸前,再次握住那一双又热又香的巨乳,再次舔吮起来。吸吮的节奏渐渐加快,奶水大量地进入口中,这时我感觉她的身子越来越紧,呻吟声已是不绝于耳了。
      下身忙着抽动,上半身也忙着吸吮,这样的交合确实是难得,尤其当每一次奶水涌出,就化成一道连子宫都为之麻痺的电流,在体内流窜,即使没有肛菊中的异样刺激,这种生理上的天然反应,都足以让阿雪飘飘欲仙。
      「啊……喔……」
      我用猛烈的速度上下抽动,把阿雪一再地推上极乐颠峰,连续几次达到绝顶高潮后,快陷入半昏迷状态了。而当她无意识地两腿交缠,肠道里的嫩肉开始美妙的蠕动,缠绕肉杵!
      「师父……请多疼爱阿雪一点,再多一点……啊……」
      我用力抽插,阿雪摇着迷惘失神的表情,香臀不停的扭动起来,嘴里也不断发出淫蕩而甜蜜的呻吟声,硕大如瓜的巨乳,在交合频率中波涛蕩漾,随着我的节奏摆动;泊泊蜜浆泉涌流出,从两具躯体接合的缝隙处,往下染湿整张床单。
      「唔……阿雪完了……我快要完了……喔……」
      阿雪发出又像哭泣又像喘气的声音,配合我的抽插,妖美地旋转屁股。我一手抱着她的雪臀,一手揉面似的搓握她胸前巨乳,肉杵被肛菊里的嫩肉包围,外头又摩擦着暖洋洋的浓密狐毛,愈抽愈急,愈插愈猛。
      「阿雪,你真是最可爱的小东西,我要永远把你留在身边,永远都不放你走。」
      在情慾颠峰的那一刻,彷彿是要做着某种宣告,我在她的嫩红荔枝旁用力一挤,用名符其实的吃奶力气,狠命吮了一口,同时把自己的精力与慾望,在她富有弹性的肛菊中尽情喷发。
      阿雪几乎是立刻就高声吟叫出来,不停地用双手搓着我的头髮,两腿紧紧地交缠在我腰后,让两具火热的肉体相依无间。
      「师父、师父,阿雪甘愿当你的……只要你喜欢……多少的奶水……多丢脸的事,我都……」
      模糊的呓语,若断若续,听起来并没有很清楚,可是一句句传入我耳里,却是比什么传道仙乐更幸福的声音。
      欢好之后,我们在床上相拥着休憩,当思绪回到现实,我的表情没有多好看,阿雪问起月樱,险些就引起一场争执。
      这不是一个适合好好谈谈的时候,儘管阿雪的火辣胴体对我仍是吸引力十足,但在这心若死灰的当口,我全然没有半分性慾,当下便想穿衣服。
      「可是……人家想待在师父身边,师父现在一定很需要人陪伴,月樱小姐不在,阿雪不想离开师父。」
      我本想不顾她的感觉,就这么拂袖而去,自己好好把混乱心情思索清楚。可是,阿雪用很哀伤的表情,告诉我那天看到我吐血昏倒时,她是多么的担心,想要现身出来照顾却又不敢,只能独自着急,所以现在不想放着我一个人难受,当听到这句话,我登时心软下去,歎了口气,坐回床上。
      「你现在已经是一流的黑魔法师了,别哭得那么难看,该学着有点身份与威仪。」
      我搂着她的赤裸香肩,为她扯来被褥盖好,儘管知道她的狐毛可以保暖,不过还是盖上被子安心一点。
      「黑魔法师就不可以哭吗?师父是堂堂的万骑长,不也一样会掉眼泪吗?」
      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种时候,阿雪天真烂漫的语气,特别能让我心安,我不由自主地环抱住她纤腰,把脸埋在她高耸的胸口,低声说话。
      「阿雪,你真好,现在只剩下你……不会令我失望。」
      「不,师父,不是这样的,我觉得……月樱小姐一定背负了某些东西,因为她就算在黑暗里头,看起来还是光洁好亮眼,让我觉得自己好惭愧。」
      「为什么要惭愧?阿雪你比她乾净多了。」
      这是我此刻的真心话,相比起外头所面对的虚伪狡诈,阿雪是最纯洁乾净的一块存在。依照平常的反应,被我这样称讚,阿雪应该很高兴,但此刻我却听不见她欢喜的呼声,反而是充满哀思的幽幽歎息。
      「师父……我想……这世上也许没有哪个女孩子是乾净的。」
      很难想像这样一句话会从阿雪口中说出,我吃了一惊,忙转过头去,刚好看到阿雪淌着泪珠的俏脸。
      「我才不乾净呢……师父你都不知道,月樱小姐帮你用回复咒文疗伤的时候,阿雪真的好羡慕,如果……如果我能像她一样,那就可以帮到师父,让师父不用承受那么多痛苦了……」
      在南蛮时,我与恶魔的交易,让阿雪永远失去了使用光明系咒文的机会,也让她相信自己体内流着邪恶污秽的血液,之后我几乎快忘了这件事,而现在,看着她哭泣的容颜,紧紧地将她搂入怀中呵护安慰,我忽然觉得……也许我是一个没药可救的大傻瓜。
      身心俱疲,隔天的早上我实在不想起来,只想享受一下久违的懒觉,但是有个浑蛋敲锣打鼓,硬逼得我从床上起来骂人。
      「去你妈的老浑蛋,一大早吵什么东西,收买人命啊?」
      外头真是鸡飞狗跳,手里拿着铜锣的茅延安,被紫罗兰追着跑。这头爱睡觉的豹子,脾气显然不怎么好,追着扰它清梦的罪魁祸首咬,闹得茅延安甚是狼狈,好不容易才找来阿雪,把它给喝住。
      「废话少说,快快交代一大早吵醒我是怎么回是,解释如果不合我意,别怪我让紫罗兰咬掉你一只手一只脚。」
      「事情是这样的……嗯,有两个大大的好消息,一个无关紧要的坏消息,你要先听哪个?」
      「你还嫌我昨天不够衰吗?说什么坏消息,先说两个好听的来沖沖喜吧。」
      「喔,那好,第一个大好消息,我的稿子完工了,到时候和你一起去见娜西莎丝,一定能把这妖女骗得晕头转向,乖乖入我们的窍中。」
      能够搞定伊斯塔,这确实是上上大喜,可惜此刻的我已经是意兴阑珊,再不想碰与任何有关和平会谈的鸟事。
      「入我们的裤裆中,那才是最理想的。算了,第二个消息呢?」
      「第二个消息就更棒了,罗赛塔的那群矮人,今天凌晨发表声明,愿意无条件加入和平联盟,共同讨伐黑龙会。」
      本来我们确实是打算,搞定伊斯塔、索蓝西亚后,罗赛塔就不攻自破,会自动加入国际联盟,但现在伊斯塔与索蓝西亚尚未发表声明,罗赛塔就已经反转立场,对于大叔的十日赌约,简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大礼物,可是,为什么我们会这么幸运呢?
      「那就是最后的小小问题了,昨天夜里传来的消息,黑龙会使用奸计,东海上一把火重创反抗势力,声势大振,反抗军死伤惨重,是靠李大将军断后才得以撤退,残尸血块拖洒了几十里海路,惨不忍睹,这个消息一传过来,矮人们吓得屁滚尿流,就在今天早上决定参加联盟了。」
      「你说什么?!」
      作者感言:
      阿里布达年代祭的第三集,就此呈现给各位了。下次再见面,应该是五月时候的事,两个月一本,这是我与读者的约定。
      首先要作一个更正,就是有关娜西莎丝的肤色,应该是浅棕色。因为一开始对伊斯塔的设定,就是沙漠民族,肤色较深,只不过在画第十集封面的时候,那时候的编辑部强行忽略作者设定,画出了一张白皮肤的封面…… 那时候真是气炸了肺,不过既然已经换了出版公司,这个黑锅也就不用再背下去,以后就直接更正为浅棕色吧。
      有一个必须要交代的事情,就是有关书本的厚度。有读者质疑书好像变薄了,在这里做出解释。
      其实不论厚薄,从阿里布达一开始到现在,一向都是一本六万字的传统,这点从来都没有变过,不会因为说书变薄了,字就变少了。
      但至于书变薄的问题,作者有特别去问过出版社,编辑方面的回答是,因为所用的纸与以前不同,过去我意天下系列的书,纸质较劣,较为厚重,所以书比较厚,但不利保存,而现在则是採用了较为优质的纸,所以书本变薄。
      其实书本薄,放起来还比较容易,不佔空间,只要字数没改变,就是对得起大家了。
      前几个礼拜,有读者来信,说阿里布达的开章理想,是写一部好的『艺术』小说,但是最近的艺术场面越来越少,是否作者改变了初衷?
      关于这点,回答时首先要问,大家心中好的艺术小说到底是什么样?我认为艺术镜头与剧情相互配合,彼此能够配合无间,这样才是好的作品。如果通篇都是床戏,那似乎很难说上一声好。
      但床戏的比例太高,一般剧情的进展就受到拖延,一般来说,我维持着一本书有两场床戏的比例,可是有时候如果要赶剧情,那么这个比例就会受到压缩,像第二集就是这样的情形。
      想写好一部艺术小说的想法仍然没改变,所以对读者的疑虑,我只能这样回答:每个作者写作的风格与节奏不同,有时候,别单单看一集,连续看五集,然后再来回想阅读的感觉,或许你会觉得,这样看来还不错。
      从南蛮篇开始,就不时有读者期望魔苓、邪莲、星玫这三个女角色再登场。
      依照目前的计划,邪莲会于第五集开始的东海篇登场,星玫的戏份与登场时间不确定,但肯定东海篇之内没有她,也就是第十集之前都不会登场;至于魔苓,阿里布达全书完结之前应该会登场……应该是吧。
      没有能够照读者们的期望来,这点或许要说声抱歉吧,包括这一集里头主角与月樱的发展,大概足够让许多读者气得丢开书不看了,这点虽然无奈,但也是我在前年就订下的目标,如今付诸实现,我觉得这点比什么都重要。
      写作的感觉,应该是可以天马行空,不受拘束的,但是市场与读者的压力,会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一种规範,然后变成了一种限制,让人不敢去碰那条界线里的东西,因为一旦碰了,读者会摔书,作品会卖到仆街,老闆会要作者回家吃自己。
      可是这样子发展的结果呢?大家都不能去碰那个红线另一侧的东西,然后都安安稳稳地走在同一条道路上,时间久了以后,所有的作品都「规格化」了,不管翻看多少作品、多少不同的背景,感觉都像一样的故事。
      天啊,写作不是在卖罐头啊……
      女角色一定不能被别的男人碰、男主角一定要天下无敌、男主角不邪恶就不好看…… 这些公式是什么时候形成的呢?武侠小说之所以没落,就是因为剧情公式化啊。
      支撑作品的情感不会只有一种,我想写光明的灿烂,也想写黑暗的深邃。如果只有单一颜色,画是不能成画的,作品亦然;太美好的梦,只会让人提早醒来,做画如此,写作如是。
      环顾左右,大家都长着一样的面孔,那种厌烦的感觉,真是会让人崩溃。
      我是一个很随便的创作者,并不觉得接受读者的意见,或是照读者的喜好写作,有什么不妥,只不过发现市场上一堆「同类」作品,或者发现自己成为别人的「同类」,会感觉到胸口很闷,呼吸不顺。
      也许每个作者心里都有几个不同的人格,所以,当我每个月在写另一部作品(一部在市场上还颇受肯定的普级作品),我的想法是「嗯,这个意见也不错,就这么做吧」;而当下笔阿里布达时,我的想法就切换成「为什么这样就不行?我就喜欢这样。」
      而呈现这想法的,就是大家所看到的这一集。
      不管读者老爷的评语好与不好,很感谢大家耐心看到这一集。
      之前有读者问我,为什么每次都要在书后头解释一大篇,假如读者真的要离去,解释得在多也是没用。
      我的回答是告诉他,在许多年前(六年级的朋友应该记得),台湾曾经有一个气势惊人的漫画明星,他画了十本青年棒球漫画(好像有第十一本吧),在台湾大热卖,但最后因为他个人的理由,那十本堆在许多人家中生灰的漫画,成为了一场无尽等待的梦魇。
      但是,那套漫画每一集的最后几页,都解释并且分析着台湾的出版生态、市场,教导有心人如何进入市场、如何走得久远,如何能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屹立不摇。对我来说,那几页甚至比前面的漫画更有价值…… 尤其是在作品断尾不出以后。
      林老师对我只做了一件好事,那就是把这扇创作之门打开给我看…… 虽然我没有成为漫画家,而是搞起了「艺术」创作。
      我希望,我每次在书后说的这些,也能为某个未知的人打开门。
      为你开门的这个人,是个写黄书的家伙,也许…… 你会是下一个华人漫画界的巨星。
      缘起缘灭,是人生中最有趣的期待……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精液黄色_18色图_欧美色妇_欧美女子色情格斗番号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